定海在线,定海新闻网,定海信息网,定海信息港,定海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定海美食 >

修文县六广镇驿泉村:越古今波涛品峡谷柔情

时间:2018-01-14 12:1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“筑边行”第三站,采访组来到位于六广河峡谷深处、与毕节市黔西县隔河相望的驿泉村,寻峡谷儿女的发展足迹,听峡谷儿女的动人故事。2001年,六广河旅游项目建设

  面积:2.8平方公里  人口:2800人  方位:位于贵阳市修文县六广镇,距贵阳约50公里  历史:龙场九驿之六广驿附近,王阳明曾泛舟六广河写下《六广晓发》一诗  特产:野生鱼,六广三宝(六广面条、六广白酒、六广臭豆腐)  支柱产业:旅游业

  驿泉村全景。

  记者和游客们一起乘船,体验峡谷风光。

  “关雄北控三巴远,江险西围六广深”。原贵阳六广门的这副对联,道出了由六广门而出,经六广河直通水西这条驿道的紧要之处。

  明朱元璋时期,贵州土司霭翠病逝,妻子奢香摄理政事,修建龙场九驿,让明王朝有了宽敞的驿道直达云贵边疆,由此,****文明开始涌向西南地区。

  数百年间,伴随着交通条件的日渐改善,龙场九驿之六广驿,早已不复存在。但置身于新时代发展的滚滚浪潮之中,六广河的光辉,并未因此而黯淡:

  七峡四十二景的开发、阳明文化的****、马坟传说的挖掘……历史的风尘逐渐散去,而悠悠六广河,仍在续写着不朽的****。

  “筑边行”第三站,采访组来到位于六广河峡谷深处、与毕节市黔西县隔河相望的驿泉村,寻峡谷儿女的发展足迹,听峡谷儿女的动人故事。

  一朝机缘巧合 美景走出“深闺”

  站在阳明码头,清凉的河水与头顶的蓝天交相辉映,偶尔有鱼蹦出水面,更增添了游客们畅游六广河的兴致。采访组和游客一道,乘着游船,开始沿河而下。

  行至河谷深处,一道赤红色的峭崖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这便是神奇的赤壁峡,崖壁文理杂而不乱,似书似画,犹如天卷。往前,有许多小水流由山上流进河中,如苗家儿女的衣装,这一带风景,因此而被命名为“苗女彩裙”……

  “如果五六月份来,峡谷更加壮观。”驿泉村村支书杜刚说,六广河峡谷两岸崖壁,多悬挂飞瀑流泉,雨季水量充足,飞瀑奔流疾驰,使得山景与水景穿插相映,美不胜收。

  杜刚说,2001年前,六广河峡谷两岸,还没有公路,没有桥梁,也没有游客,许多人家过着传统的农耕生活。峡谷深处两岸的人,相互来往,只有靠船横渡。

  而六广河峡谷的美景,走进人们的视野,是一次机缘巧合。

  1997年,贵毕公路的建设经过六广河,从六广河大桥上,可一眼览尽这优美的峡谷风光。发现这峡谷美景后,建设单位便着手开发峡谷旅游资源,修建了进入村子的公路、阳明码头、酒店等设施。

  2001年,六广河旅游项目建设完成,正式对外开放,七峡四十二景,因此得以走出“深闺”,一时间游人如织,许多摆渡船也变成了游船。

  旅游的开发,还让峡谷的野生鱼、六广三宝(六广白酒、六广臭豆腐、六广面条)等美食,受到越来越多游客的青睐,常常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,许多村民,也因此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。

  村民李涛如今光靠打野生鱼,每年就能挣六七万元,如今他在河岸盖起了一栋四层楼房,准备把打鱼、餐饮、住宿等要素聚合起来,形成自己独有的产业链。

  美味河鲜迎客 村民致富**宝

  来到驿泉村,采访组入住的酒家厨房里,刚刚从河里捞起来的野生鲤鱼已清理完毕。开好**刀,锅里的油恰好滚烫,厨师付宏亮熟练地把鲤鱼溜进锅里,清脆的油**声悦耳动听,鱼皮渐黄,惹人垂涎。

  倒出锅里多余的****油,加入豆瓣酱、秘**调料、料酒、盐、**椒等佐料,焖**两分钟,出锅,加入蒜瓣等配料,用滚烫的猪油一炝,一道酒家特**的麻辣炝锅鱼便烹**完成。

  上桌,游客们早已等不及了,纷纷开动。肉质鲜美有嚼头,加上厨师的秘**手**,这道麻辣炝锅鱼,成为餐桌上游客们最喜**的菜肴。

  六广河的野生鱼,一直被十里八乡的人们所追捧,也是驿泉村款待远道而来客人必备的佳品。驿泉村的村民,大多曾以打鱼为生,近些年,随着六广河旅游资源的开发,许多渔民拓展经营渠道,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。

  “前不久我打到一条40多斤的青鱼,卖了2000多块钱。”李涛说起自己的“辉煌经历”笑逐颜开。“其实,驿泉村的美食,并不只有野生鱼。俗称‘六广三宝’的六广白酒、六广臭豆腐、六广面条也是我们村的特产。”说起家乡美食,杜刚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  阳明先生点化 山水也显柔情

  “初日瞳瞳似晓霞,雨痕新霁渡头沙。溪深几曲云藏峡,树老千年雪作**。白鸟去边回驿路,青崖缺处见人家。遍行奇胜才经此,江上无劳羡九华”。500年前,一代大儒王阳明泛舟六广河,有感美景,即兴作《六广晓发》一诗,传诵至今。

  阳明先生写下的是咏景的诗,却留下了人文的火种。史料记载,王阳明到来之前,龙场地区从未有过学舍。王阳明来到龙场驿后,创建了龙冈书院,广收门徒,一度出现“观者如堵”的盛况。一时间,龙场书声琅琅,礼仪顿开,风气为之大变。

  如今,走在驿泉村,处处可见阳明心学的影子。旅馆门头上、酒家员工们的工作服上,都印有阳明先生的名言名句。诸如知行合一、格物致知,问是什么意思,村民们都有自己的理解,都能说得头头是道。

  夜幕降临,灯火渐明。这个贵阳边界上的小村庄,却有了几分城市的模样。穿过阳明码头,隐约听见居民欢腾的声音。寻声而去,在一户村民家的院子里,老老少少正敲锣打鼓,唱着**灯,演着小品。唱词里,阳明心学中的名言名句和村民们的日常生活,显得那么融洽自然。

  六广镇人大主席团主席、贵阳市社里乡亲宣讲团成员刘柏祥说,他每年要做100多场专题讲座,大多是讲给普通村民听的,大多是讲阳明心学。阳明文化,已成为驿泉村人生活的一部分。当阳明文化滋养到每一个村民,似乎连山川河流都温柔了许多。

  寄情优美传说 寄托村民希望

  “九眼望沙洲,河湾水倒流。谁人识得破,世代做诸侯”。在阳明码头,看着对岸被植被覆盖了的九眼山,杜刚不由得吟起了这首诗。杜刚解释说,这是****流传的一个故事。相传,曾有一阴阳先生看中六广河这个风水宝地,来到沙洲急弯之处,发现河水回流,形成了巨大旋涡,破坏了风水。阴阳先生气不过,而又无可奈何,于是许下这个“愿”后,攀入崖壁上的石洞之中,决绝而亡。

  杜刚说,这或许只是传说,但村民们传下这个故事,并非没有因由。古时,六广河时常掀起波涛,吞噬了两岸不少人的生命。“这个传说,可能是村民们期待河水不再肆虐的一种心理寄托。”

  走出阳明码头,向左绕过一个弯,一片草丛之中,一座石头砌成的坟墓若隐若现。杜刚说,这坟里,葬的不是人,而是一匹马。

  相传,明末清初,昭勇将军方时茂平定水西后,因人地生疏,被当地武装追至六广河,无船渡过。绝望之时,忽电闪雷鸣,马儿嘶吼。方时茂立明马意,与随行人员拖着马尾,抱着马身,横渡过河。

  上岸后,马随即累倒身亡,方时茂等人四处寻找工具,准备葬马于河岸。不料回来时,已有蚂蚁衔泥成坟,将马葬了。方时茂立碑对天发誓:凡我子孙,永禁马肉,若不遵训,永绝书香,又绝科名。

  杜刚说,以往交通不便,当地人运送货物,大多依靠肩挑马驮,对家畜的依赖较强,而这个马坟的故事,正好寄托了当地人对家畜的感恩之情,也寄托了村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